货币政策、金融风险、利率市场化改革等 易纲最新文章谈了这些

时间:2020年10月17日 10:53:25 作者:李小白

1、货币政策最重要的就是守护好老百姓手里的钱袋子,不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“毛”了,不值钱了。

2、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,促进居民储蓄和收入合理增长。

3、成功经济体必须保持币值稳定,这不仅包括国内物价水平的稳定,也包括汇率的基本稳定。

4、健康多元的金融组织体系和金融市场体系,是中央银行维护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的基础条件。

5、“明天系”“安邦系”“华信系”等重点高风险金融集团得到有序处置;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处置取得阶段性成果;互联网金融和非法集资风险得到全面治理,P2P网贷机构数量和借贷规模连续26个月下降。

6、出现重大金融风险后,问题机构的股东必须首先承担损失。


全文:

《金融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》

作者|易纲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」

文章|《中国金融》2020年第19-20期

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是我们党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,也是贯穿金融工作的主线。人民银行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坚决贯彻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依法履行中央银行职能,为币值稳定、经济高质量发展、人民收入稳步增长营造了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,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有力支持。

保持币值稳定,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


货币政策与每一个家庭、每一家企业息息相关,关乎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。货币政策坚持以人民为中心、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最重要的就是守护好老百姓手里的钱袋子,不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“毛”了,不值钱了;让广大人民群众分享国家经济发展的好处,收入稳步增长。这也是《中国人民银行法》赋予货币政策“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,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”的法定目标。

把好货币总闸门,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,促进经济持续增长

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,货币是金融的根基,中央银行负责调节货币“总闸门”,肩负着重要责任和历史使命。站在新时代的历史方位,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这就要求货币政策与高质量发展相适应,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,更加注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益,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,提升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。与此同时,我们需要根据经济金融形势变化,科学把握货币政策力度,既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促进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,又坚决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将经济保持在潜在产出附近,减少经济波动。

总的来看,近年来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明显提升,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了经济高质量发展,保持了物价总体稳定。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增速,从2016年末的11%左右降至2019年末的8.7%,与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速基本匹配。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,国内生产总值从2016年的75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99万亿元,稳居世界第二。物价水平总体稳定,2017年至2019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年均上涨2.2%。2019年末宏观杠杆率约为254%,较2018年小幅上升约5个百分点,显著低于2009年至2017年年均超过10个百分点的升幅。

2020年以来,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,人民银行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循环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。综合运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、再贷款再贴现、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等方式,已推出涉及9万亿元货币资金的宏观对冲措施,全力以赴稳住经济基本盘。2020年8月末,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与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分别为10.4%与13.3%,明显高于上年同期,有力支撑了经济从疫情中加快恢复增长。2020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.2%、环比增长11.5%。经济增长的同时,物价总体稳定,2020年8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2.4%,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(PPI)同比下降2%。

把握好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,坚持市场化人民币汇率制度

纵观全球,成功经济体必须保持币值稳定,这不仅包括国内物价水平的稳定,也包括汇率的基本稳定。若汇率发生较大幅度贬值,即便国内生产总值的本币价值上去了,换成其他国际储备货币价值也会下来,这既会影响本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,也影响老百姓的对外购买力。汇率剧烈波动,还会影响国内外对本国经济的信心,不利于经济主体正常的贸易投资活动。自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来,国际上出现货币危机的案例屡见不鲜,一些本已成为高收入国家的新兴经济体,因本币大幅贬值而重新回到中等收入国家。

提示: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管理员;欢迎学习德安县房产信息网:http://www.dazfbz.com;